国际学校网
咨询热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国际学校 > 上海国际学校 > 上海国际学校招生上海新纪元双语学校:《岛上学校》连载之十一 “教师职业的艰难性在哪里?”

上海新纪元双语学校:《岛上学校》连载之十一 “教师职业的艰难性在哪里?”

INTERNATIONAL SCHOOL INFORMATION
上海国际学校网    http://www.ctiku.com    2019年09月06日

  教师职业艰难在哪里?

  国际部的学生总是有些散漫,晨操迟到,跑步的时候提不起精神。体育组的S老师平时是很耐心的,这天也没忍住,打开话筒就训开了。从你们父母送你们来读书不容易说起,说到今后你们要出国留学要有强壮的身体,然后又说到网络上报道的中国孩子与日本孩子在毅力与体质方面的比较,前后说了半个小时。其中还说到你们这些富二代今后肯定不是日本人的对手之类的带有轻蔑性的话。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不干了,早餐也有点迟了,一大早就被集体罚站在操场上训了半个小时,肚子里就全是怨气。其中一个家伙散场的时候走过S老师身边,嘴里不干净地骂了一句娘。

  S老师是一位刚刚大学毕业的小伙子,又是学体育的,本身就是血气方刚。听了这句骂娘,直接就冲上去,质问这位学生,你骂谁?这同学也不认怂,直接回答,就骂你。事后我找S老师谈话的时候,他描述了当时的感受,一股血往头顶直冲上来。那一段时间,网上正炒作于欢辱母杀人案,S老师又是北方小伙,一下子冲动起来,上前就当胸抓住这同学。好在还没有彻底丧失理智,没动手。但嘴里嘣出一句:要是在学校外面,我弄死你。

  接下来的几天里,学生纷纷写下现场证明,要求严惩老师。他们派出代表,直接与我交涉,都把狠话撂在我桌子上了:我们要看你校长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学校都有规章制度的,都有具体规定的,打开学校的规章制度,对应相应条款,定性,下达处罚决定,没有什么太复杂的。

  第一,老师面对学生懒惰,批评教育学生,一万个正确。话说得不好听,但也没有明确的侮辱意思。找S老师谈话,今后要注意,批评教育学生,说话要讲究技巧。

  第二,学生当众辱骂他人,不管这个“他人”是同学还是老师,是严重的错误,根据《上海新纪元双语学校学生守则》上的具体规定,应严惩,经学校研究,留校察看。

  第三,老师受学生辱骂之后,尤其是骂娘,情绪上接受不了,是可以理解的。但与学生发生冲突性身体接触,虽然并没有殴打的动作,但仍是学校规章制度也不能允许的。要给予相应的处罚。按照《上海新纪元双语学校员工守则》的有关规定,应记B类事故。B类事故应作何处罚,守则上写得清清楚楚。这个守则是作为员工合同的附件,老师们都签了字的。

  第四,对学生竟然说出“在学校外面我弄死你”这样的话,这既触及法律的红线,又触犯师德的底线。从法律上来说,用语言威胁他人生命,就是犯法。我们学校的校训是“不欺、不馁、不戾”,对学生说出这种杀气重重的话,就是典型的“戾言戾语”,为学校制度、学校文化所不容。按照《上海新纪元双语学校员工守则》的规定,属于D类事故,应直接解除合同。

  当我了解清楚情况,打开学校的有关规章制度,知道已经留不住S老师后,内心陷入非常沉重的境地。为什么?因为人都是有感情的。什么感情?——

  2015年7月,学校的基本建设没有完全到位,能不能按时开学尚不确定,学校招生情况非常不理想,9月份到底能来多少学生,也完全没有把握,老师也没有完全到位,重要岗位还缺好几位。在这种前途渺茫的状况下,学校全体教职员工一共十几个人,开始了教职员工上岗培训。地点就在平凉路我们租用的办公场所,时间一共十天。

  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互不认识,大部分教职工甚至也还没有与学校正式签订合同,说是一个学校的老师职工,其实就是吆喝着凑到一块儿来的。我把培训课程设计得很正规,很高大上,我自己亲自上阵,认真上培训课,还特地从上海请了两位特级教师,跟这些年青人讲人生规划,讲职业生涯。中午就餐的时候,我还特意叮嘱订好一点的盒饭。总之,尽可能正规一点,高档一点。

  但是情况还是很惨淡。来参加培训的人,每一天都会少一两位,昨天下午还好好来参加培训,第二天一大早就来一短信,李校抱歉,我因为什么事什么事,不能来培训了,我走了。祝双语学校如何如何。我这一辈子走过好多单位,只有人越来越多的,从没遇到人越来越少的。况且这一次人本来就不多。虽然表面我若无其事,但内心的焦虑和悽惨无以言表。

  但就在这样的情境中,我发现,每一天开始培训,S老师第一个来到现场,摆好桌子椅子,打开投影,烧好开水,给老师们泡好茶。中午订餐的时候,S老师为每个老师摆好餐,倒好水,忙前忙后。吃完饭,拿一个大的塑料袋,帮大家收拾,一会儿,桌子上就干干净净。一天的培训结束了,又总是S老师最后一个走,关灯,打扫会议室,帮我整理好电脑、投影等等。我发现,他不是为干这些事,而是有意等我,不让我一个人留在最后。

  并没有任何人安排他做这些事。我觉得这个年青人是一个朴实的人,是一个善良的人,对他印象很好。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还没有与学校正式签订合同的老师之一,他现在是以实习生的身份参加学校的培训。记得培训完,他要回东北老家,在网上买机票的时候,没有经验,还被别人骗了一千多。实习生在学校是没有工资的,这样他回老家都很困难了。我还资助了他一千元,算是帮助他渡过这个难关。

  但显然,年青人,血气方刚,没有什么职场历练,不知道处理复杂的职场关系。面对学生,也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虽然凭我对S老师的了解,他根本不可能真的对学生怎么样,不管是在校内还是在校外。但即使是这样,他也在学校呆不下去了。因为这已经触犯了学校的底线。

  按照学校的议事规则,处理教师,要召开校务会议。学校校务委员共五个人,这是学校最高权力机构。议事规则说得清楚,是票决制。我这个校长也只是一票。我把事情经过说了,把学校的规章制度也对应着学习了一遍,最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立即中止与S老师的合同。请大家讨论、表态。

  校务委员一个一个表达了自己的意见,都不同意中止与S老师的合同。理由是两个,一是S老师整体上是一位好老师,负责任的老师,作为一名青年教师,犯了错误可以处罚,可以教育。二是S老师在创校阶段为学校的发展做出过自己的贡献,没有他的努力,学校的体育工作就没有今天的局面。后勤主任还说到,2015年,学校校车被人堵在校门口,僵持了四五个小时,是S老师陪着自己跟对方讲道理,给了自己巨大的支持。当时并没有任何人要求他这么做,而且这么做还是有一定风险的。这说明S老师是爱学校的,是有情有义的一个人。对这样的人,不能一棍子打死,开除了之。

  校务委员会的意见就这样形成一个四比一的局面。这在过去从未遇到过。校长当然有最后决断权,虽然一个学期只能使用一次。所以我再一次阐明,学校的文化不容挑战,“不欺、不馁、不戾”的校训不能置之为顾,严禁戾言戾语是我们的底线。请大家慎重表态。

  事后,有同事跟我讲,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其实,我不仅手是抖的,我的声音也变了,心里的沉重和痛心无以言表。我说:我的眼前一直有他一个人埋头在那个会议室打扫卫生,帮老师们倒水的身影飘来飘去。我知道,对于这么一个年青人来说,在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就遭到这样的打击,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消沉下去,也许,对他今后很长时间的成长,都会有影响。

  记得那天晚上,所有的校务委员都没有了讨论问题的腔调,几乎是在求我:李校,你再考虑一下,你再慎重一点。我们大家都认同你的理念。但S老师毕竟没有动手。他说那句话肯定不对,但学生骂娘,还是有这个背景在起作用。给S老师一个机会。

  会议开到深夜。最后,我服从了学校校务委员的决议,S老师记C类事故一次,年终考核不合格,不再担任学校体育教研组主管。也就是说,S老师退出学校骨干队伍的行列,经济上也损失几万元。

  即使到今天,我也认为这是一个带有浓厚感情色彩的决定。S老师属于创校员工,开除创校员工,会有伤筋动骨的隐痛。校务会员们,包括我自己,至少在潜意识层面会有对这种隐痛的回避。我没有坚持自己的主张,没有断然动用校长的决断权,一方面确有充分尊重校务委员的考虑,但是,我也承认,更多的,跟大家一样,是对那种隐痛的畏惧。

  星期五全体教职员工大会上,S老师走上台,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做了深刻的检查,并保证今后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学校宣布了对S老师的处罚决定。我作为校长,也坦诚地讲明我们校务委员会的讨论过程。一句话:此类事情决不容忍,这次的留用,下不为例。

  当天晚上,我在【月度微论坛】上发表了以下短论,算是对这件事的理性思考和总结。

  【月度微论坛】

  教师职业的艰难性在哪里?

  记得好多年前,曾读过一本论述教师职业内涵的书,书名都忘记了,是一个老外写的,里面有一句话,当时觉得很刺目,自己是无法接受的。原话是一大段,但我只记得这一句了:教师是出气筒。作者的意思是:学生是不成熟的,不成熟的标志就是情绪的不稳定,教师要接纳学生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并加以安抚,在安抚中帮助学生安全地度过漫长的危险期。教师是出气筒的意思就在这里:这个职业要求我们做学生的出气筒。

  当时确实觉得这句话很刺目:教师怎么是学生的出气筒?暂且不说师道尊严这一类的话,当老师的难道没有人格吗?当老师就得当学生的出气筒吗?老师当了学生的出气筒那让我怎么教学生?这些老外睁着眼睛说瞎话!记得当时,我把书都掼在桌子上,好几天都没有再翻开它。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敢说我现在就接受了这句话,就认可这位作者对教师的这个角色定位。我觉得问题可能比这句话表达的意思要复杂。但我由这句话,延伸到另一个命题:教师职业的艰难性在哪儿?

  不当教师的人,是无法知道我们当教师的难处的。难在哪儿呢?难在我们的工作对象。教师以外的人,他们的工作对象都是与自己相类似的人,都是成年人。成年人之间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等的。任何一方,都可以凭着自我的体验和思考来理解对方,来对待对方。对方也是如此这般地来理解我们,来对待我们。所以我们与他人相处,是可预知对方的反应,是可控的。但教师的工作对象不是成年人,他们是未成年人。教师与学生,没有对等性,有的时候甚至有点不可控性。

  一方面,我们无法根据自己的自我体验和反思来理解他们,我们必须启动另一套程序才能理解他们。照我看来,这是所谓教师素养中最大的一块,我们必须具备两套以上的程序来理解别人,一套是跟自我体验一样的,另一套是跟自我体验不一样的。比方说,孩子做某一件事、说某一句话,它的意义是不能等同于成年人做这件事、说这一句话的。我们要先把它翻译成未成年的意思来理解后,再采取相应的教育教学措施。这说说是容易,但做起来是非常不容易的,最难的还不是要有需要非常强大的“转译”能力,最难的,是要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克制住成年人的反应模式。好多老师过不了这一关。教师与学生的冲突,大部分就是这样产生的。

  另一方面,也许更难了,我们要启动未成年人的理解模式来采取教育教学措施。其具体过程是:我们先要克制住成年人的理解模式,同时启动未成年人的理解模式,来理解学生;然后,根据未成年的理解模式,来决定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教育教学措施。这里的关键,是搞清楚未成年人将会如何理解你的这些教育教学措施。我们本能的反应,我们要克制住,按下,我们要启动并不是我们固有的理解模式来理解我们的工作对象,然后按他们的理解模式来采取对他们的教育方式。这一过程,处处都是陷阱,处处都是岔路口,处处都有地雷,处处都有犯错误的可能性。

  我想对老师们说,这就是我们这个职业的艰难性之所在!

  我想对家长们说,这就是我们要求家长跟我们站在一起,共同来面对孩子的挑战的原因!

  我想对学生们说,你们现在不能理解我们,但你们总有一天会理解我们的!

  我的意思是说:学生骂人,我们不能在一般意义上来理解这种行为。学生只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我们要教育学生,要告诉学生骂人是非常不好的行为,学校将会严肃地处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不能用“被别人骂了就坚决反回去”的思维模式来理解和处理。我对S老师说:如果对方不是一个学生,而是社会上的任何一个人,我坚决支持你反击回去。因为我们要捍卫我们个人的尊严。但面对学生,我们要进入“职业状态”。这个所谓的“职业状态”不是忍受委屈、放弃原则,而是进入“理解学生”的状态,进入“教育学生”的状态,然后根据理解的原则、教育的原则,来选择我们的教育方式。

  我知道,是这非常高的要求。但是,做老师的,必须让自己有这样的境界。我们别无选择。

来源:上海国际学校网 本页网址:http://sh.ctiku.com/200927.html
咨询电话:400-600-2935 官方微信
  • 邮箱:jiangyue2012@qq.com
  • 网址:www.ctiku.com
  • 合作:QQ 235531241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育龙国际学校网 2010-2019 沪ICP备13002341号-19